Fayetta夜琳梦雨

【温典】骗不骗看我,信不信随你(一)

文化局x广电!首页的你们吃不吃!

叶野烨怎么那么帅:

*主CP温化聚x广典,副CP陆续会出现

*受菊不洁,又骚又贱。报社之作无须在意v v我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愿意恨他们来的

*架空原创设定,名字自己代入,Lo主不符任何责任拒绝查水表请不要举报我,就是写着发泄和娱乐大众

*以上

 

第一章 

 

  “阿扬,这事就拜托你了。”

  通身赤裸的男人身上带着洋酒浓重的腥味,他坐在酒店通体纯白的床沿,回过身凝视着懒洋洋窝在被子里的人停顿了一下。

  “钟扬,别告诉我你是这种吃干抹净就拍拍屁股走人的货色。”唇红齿白的少年像是顿时炸了,他猛地支起身却又啊得叫着跌回了床上,抖落了被子露出一身斑驳的痕迹。

  “嘶,好痛...”他蹙着眉,用还带着些发涩的嗓音低低呻吟着。

  “...”钟扬的眼里划过一瞬的担忧,他攥了攥拳头终是又松开了,“我答应你,别急了。”

  冷漠的男人轻轻叹了一口气,纵是他在众人面前一派漠然,却唯独逆不了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小东西。

  “日蛮虽然没有什么大错,但大哥看他们家族不爽已经很久了,我也不过是一个挂名的执行官罢了。”钟扬抬手,替广典理了理杂乱的刘海轻轻开口,“你也劝劝他,别总那么放...肆意,多得是人看着,我护不了多久的。”

  钟扬有多在乎广典,广典就有多疼日蛮,他无法在一个这样的人面前坦然地用放荡这个词语来形容他所在意的人。

  “这一次先熬过去,之后我自有办法。”像只餮足的小猫,广典抬起脑袋蹭了蹭钟扬宽大的手掌,他眯起半只眼低哼了几声,声音从喉口亲昵地带上了情欲的酥麻。

  “你...。”钟扬的脸色微微发白却抑制不住身体的变化,他看了一眼手腕上带了一半的手表,任命地重新解开搭扣。

  偷了腥而愉悦地带上了恶作剧的表情,广典笑了一声从手臂攀上一直勾住了钟扬结实的肩膀,前夜他为了灌醉钟扬也喝了不少,唇启唇合间皆是淡淡的酒香。

  “啊...呜。”极像撒娇的小孩子,他夸张地发出声音再情色地咬上钟扬左耳的耳垂,吐息温热湿润的,“扬哥哥...”

  下身无比给面子的马上敬礼,钟扬的眼因为这个伴随了他们十多年的称呼而变得猩红。

  “小骚货...”蕴着男人味的嗓子顿时沙哑,他翻身,按住了在怀里作祟的小东西。

 

  “总是听他们说那种看上去禁欲到爆的男人要么是阳痿要么就是超强,啧,这会儿我是信了。”广典的嗓子几乎一开口就是极其沙哑的调子,他咽了口口水,艰难地在床上翻了个身换成趴在枕头上的姿势。

  即便是柔软的床板也咯得他酸到快断掉的腰生疼。

  “小蛮,你就不能收敛一点吗,要不是答应罩你我还真懒得那么累呢。”广典咂吧咂吧嘴背着手揉揉酸痛酸痛的腰抱怨道,“钟过看你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就知道瞎折腾。”

电话那头像是说了什么逗得广典闷闷笑了两下,好半天才挂了电话搁下。

  钟扬差不多做完没多久就走了,好在他够细心有帮广典清洗过身体,不至于一身黏腻睡到大中午,广典撑着几乎使不上劲的身体晃悠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给前台打了个要餐的电话。

  酒店的午餐做得很用心,不过也估计是因为钟扬手笔够大的缘故,广典满足地大吃了一顿好歹也算补充了些体力。公司那边肯定早早的就请好了假这点不用他担心,倒不如直接趁着这个机会去一趟酒吧,他那些老朋友应该也挺想他的。

  打定了主意,广典拿起被钟扬折好搁在沙发上的新衣服,顺带脱下了自己披在身上的浴袍。

 

  钟扬无疑是足够了解广典的,包腿的低腰牛仔裤黑T恤和一件薄外罩,清新而淡淡的骚气,简单的一身尤其是穿在广典这副身材匀称修长,而脸却怎么都长不开的身体上更显出些稚气的味道来,这让出现在酒吧门口的少年好好赚了一把人群的惊叹。

  “小东西还是那么招人眼啊,”男人的声音里带着调笑的味道传来,在响亮的音乐里却显得极其清晰,广典抬头,对上吧台后的黑发男人的眼忍不住也笑了一下。

  他走到吧台前的转椅上撑着坐上去,仰脸印上男人靠过来的唇。异于钟扬保守而粗鲁的吻,男人的亲吻更有技术性,那条湿软的舌头像条蛇一样在口腔里游窜,上一秒挑逗地勾过上颚下一秒重新落在牙龈细嫩的软肉,唾液来回缠绵地交换,几乎要把魂都牵走的吻。

  “哈啊...”广典半伏在吧台上轻轻地喘着,冰凉的玻璃桌面和他滚烫的脸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反比,眉眼微撩,他看了一眼痞笑着的男人,“过分了啊郑复。”

  郑复一副纯良得不得了的模样扬了扬眉,腥红的舌舔过尚且沾着淡淡水渍的嘴角:“哪的话,广小少爷招待的好才是。”

 

。T不知道有没有B和C。

评论
热度(17)
  1. Fayetta夜琳梦雨Cyan葉 转载了此文字
    文化局x广电!首页的你们吃不吃!

堆章图处~

© Fayetta夜琳梦雨 | Powered by LOFTER